Thursday, June 25, 2009

柬埔寨越南背包旅 - 第十一天

期待已久的一天终于到了.今天我们将到DMZ (Demilitarised Zone) 非軍事區. DMZ 离顺化大概两小时车程.

游越南,就象上历史课.今天, 一切的迷惑一一被解开.

1954年,胡志明和法國人在日內瓦簽下協議,以Ben Hai河為界限,暫時將越南分割為兩塊:南越和北越。以河兩岸各五公里寬的地區成為解除軍備區. 胡志明想要整個的共產主義越南,後面有中國支持。美國想要遏制共產主義,直接出兵幫南越。DMZ因此成為越戰期間戰斗最為激烈的地區。

巴士上除了我俩和一家美国华侨外, 全是金发绿眼的老外.导游则是一名妇女.今天的一日游包括胡志明小道、前美軍直升機基地、地道、界河、民族村落、漢堡包高地(Hamburg Hill)等等.

胡志明小道(Vinh Moc Tunnels), 和西贡的Chu ci Tinnel 不同, 因为这是當時北越政府依靠「胡志明小徑」運送補給物資南下抗美和全村四百多個居民的抗美基地.所以洞身比较宽大(其实也没有多大). 地道有13个出入口, 都非常隐密,而且地道错综复杂好象迷宫. 美军为了打击地道, 不惜高空投放了668,876枚炸彈、231次落葉劑,居民们家破人亡死伤无数. 除此之外, 落葉劑也摧毁了一座座的山头和树林,破坏了自然环境和生态. 一路上, 进入眼帘的青绿山坡, 看似一副美景, 听了背后的故事,才知道, 现在我们看到的青绿山坡,确自由寸草, 没有树林, 就是因为多年前的次落葉劑,常年寸草不生, 进几年才开始有些绿油油的小草冒出头. 多么可怕的战争,生物植物无一幸免.
为游客加大的地道

地道内的产房

道里住有多户人家(听说400人), 他们除了保护地道, 保卫家园也负责運送補給物資南下抗美. 六年在地道生活的日子, 有人出世, 有人往生, 日常生活都在地道里.没有坚定的意志和耐力是,没有办法呆下去的. 在这里,再次看到越南人民的全民战士精神.

前美軍直升機基地,设立了小小展视厅, 就象小型战争博物馆. 里面很多照片, 数据, 战争留下的武器, 衣服等等. 外面就是一些大型武器, 战机等等. 快乐的拍照的当而, 却忘了当年战争的伤痛.


分隔南北越的小河名叫Ben Hai River,那道Hien Luong Bridge是新建的.二次大戰後,法國試圖從日本手上奪回越南,可是遇到北越共產政府頑抗。一九五四年雙方在 日內瓦通過和平協議,把越南分為南北. 當時Hien Luong Bridge中央是一道白線,北越政府把小橋北端塗上紅色,南越馬上把橋的南端油上黃色,北越為爭取統一,隨即掃上黃色,南越趕緊又轉顏色;小河兩端全是擴音器,不斷向對岸展開罵戰,連插著的旗幟,雙方也不斷比高、比大。鬧劇本可隨著原定兩年後的全國大選作結,然而北越勢力日增,美國介入,一九六四年更正式開戰。DMZ炮火不絕,所謂「停戰區」成了對荒謬歷史最響的一聲嘲弄。直至七五年美軍撒走、南越投降、全國統一,橋上那道維持了二十一年的白線才告隱去.


中年女导游以越南人的体会和角度,娓娓道来的历史事实, 不知道巴士上的美国人会有什么感想.

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我们, 没有办法真正体会到战争的可怕.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战争所留下的后遗症和灾害. 同时也看到一个民族的团结和保卫家园的精神.有人质疑为什么越南要自揭伤疤, 或出卖自己国家的历史来推广旅游业,赚外快? 我看到的却是战争后越南的苏醒, 努力站起来的状况,看到战争对他们的伤害, 看到战争对环境和生态的破坏, 也看到越南人那种以己为傲的骨气. 当然, 除了越南, 世界还有很多地方受战争的苦, 已经有很多人站起来反战, 然而自私的政治人还是忽视人民, 生命,发动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战争. 从历史我们可以看到, 人类都是从战争走出来的,人类因为无知,,贪和自私, 你争我夺,蒙蔽了清静心. 愚昧的人类要互相残杀到什么时候?只有净化人心, 才能祥和社会, 天下无灾难.

旅行也会有轻松和沉重的时候, 今天的旅程虽然沉重, 却也学习和感受很多.带着疲惫的身躯,我们搭夜车继续我们的旅程. (这次的夜车舒服多了.)